分享到:

      丑字可以休矣

          有一类丑字正在大行其道,民间称为扫帚体、拖把体、彗星体、哪吒体。路边的广告牌、街头的标语、电影电视的片头、图书的封面,不时可以见到。

          有人说,丑字的风行,是一种时髦而已,过一阵也就过去了。有人说,丑字不是书法,只是一种美术字,用不着大惊小怪。有人说丑字如同戏曲中的丑角,也有其价值。有人说,丑字起初不适应,看多了,也可能变得美起来。

          我不这样看。丑字泛滥,贻害无穷。长此以往,必将美丑不辨,甚至以丑为美。如此,书法国粹将不再粹矣。

          汉字之美,自甲骨文始,篆隶真草,南帖北碑,经商周至晋唐,历千年而臻于至善。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人尚态,清人尚碑,历代书法家从心所欲不逾矩,做出了许多可贵的探索。这个矩,就是美的法则。字不管怎么写,首先要好看。这个“好看” ,我曾经自信地以为,已经植入我们民族的基因,即使三岁小儿,也能凭直觉判断出字的美丑好坏。但是现在面对扫帚体、拖把体、彗星体、哪吒体的横行,我觉得我还是过于乐观了。当今之世,人们对于什么样的字好看、什么样的字不美也变得浑浑噩噩了。

          诚然,美丑相对,有美就有丑,有丑才有美。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混淆了美丑的价值判断。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应当崇美贬丑、求美弃丑。书法美是有根基、有法度的。点画、线条、结体、章法都大有讲究。可是,扫帚体、拖把体、彗星体、哪吒体,它们的根基何在、法度何在呢?

          有人甚至以书法史上所谓“丑书”来为当今的丑字遮丑。其实,“丑书”是一个并不准确的学术概念,从《石门颂》 、二爨碑到《祭侄稿》 ,从金农、郑板桥到赵之谦等书法家的作品,曾经都被视为丑书。但这些所谓“丑书” ,其实是有大美的。它们是书法家们在尊重书法根基和法度的基础上追求个性特征的极致化的产物,客观上扩张了汉字美的可能性。而扫帚体、拖把体、彗星体、哪吒体的丑字,岂可与它们同日而语?

          也有人说扫帚体、拖把体、彗星体、哪吒体只是一种美术字,不是书法,不必太过在意。但是我以为我们不能这么“鸵鸟”心态。如果任由这种丑字泛滥,它必将破坏我们对书法美的既有认知。尤其在这种氛围中长大的孩子,你还怎么让他写好字练好字、传承书法这一国粹呢?

          还有人说这些扫帚体、拖把体、彗星体、哪吒体也是一种创新呀,现在不是提倡创新吗?我以为对于书法来说,守正创新才是正道。先要守正,次要创新。只有在守正基础上的创新,才是有本之木,才可能获得成功。如果渺视或忽视汉字书写传统和汉字美的规律,不下苦功,只求捷径,不守法则,只求新异,只能走入误区,弄出不伦不类、非驴非马的玩意儿。我非常理解书法家在创新方面的苦恼,汉字是线条的艺术,至精至简,今人要突破古人,创出既有美感又有辨识度的新体,何其难也。然而正因其难,对于大众书写来说,我们还是要强调守正。

          这一类丑字究竟是如何大行其道的呢?据说原因很简单,它们借助了互联网的风口,以免费使用为诱饵,形成了一股力量。我想,可能没有这么简单,这里边可能有市场的、社会的、文化的甚至管理的等多种因素的作用。要解决这一问题,一定要综合施策,至少要在舆论上有所作为。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296(s)   14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4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