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凭借山水展心曲——读杜苏旭的山水画

        凭借山水展心曲——读杜苏旭的山水画

        杜苏旭 秦岭雄风 156×388cm

        杜苏旭是我的同乡,他的老家西峡县与我的老家邓州,相距不过几十公里。我们两个干的虽不是一个行当,但同属艺术界别,所以对他的名字早有耳闻。他幼时就对色彩敏感,喜欢拿笔在纸上涂涂画画。7岁时画出的画已很有模样。母亲看他喜欢这一行,就在他10岁那年领他去向著名画家秦岭云求教。自此,苏旭便拜在秦岭云老师门下,潜心学画。他后来又考入西安美院中国画系深造,主攻山水画专业。毕业后重回故乡南阳,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了山水画创作中。

        几十年来,苏旭创作了大量山水画作品,在国内多个城市举办了大型展览,不少作品获奖,多件作品被名家和博物馆收藏,已成为故乡画界的名人,作为他的同乡,我真诚地为他感到高兴。近日,他的新画册即将出版,约我来写点文字,我便来谈谈读他的山水画作品的一些感受。

        读苏旭的山水画,我的第一个感受是,他是带着对故乡的挚爱和眷恋来创作的。苏旭的老家西峡,就位于伏牛山的腹地,那里山高林密,涧深水丰,放眼望去,真的是峰恋叠嶂,烟岚缭绕。苏旭在这里成长,这里的山水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记忆。他成为画家之后,又多次返回伏牛山里,登山,下崖,走村,串乡,观云,看水。每次返回老家时,都带着写生工具,画天空,画白云,画山峰,画树木,画农舍,画瀑布,把每一种创作素材都收进写生册里,为日后的创作做着准备。他的许多作品,都是对故乡山水的描摩和表现。在《伏牛群峰图》这幅作品中,他画了峰巅、岩石、碧树、小路、青草、村舍、水流、云雾,将伏牛山的景致尽收画中,让人一看便知道,画作表现的不是南方的秀丽山景,也不是北方的浑朴山貌,而是中原伏牛山脉特有的亦秀亦雄之景观。熟悉伏牛山和画家苏旭的读者,会从画中看出作者想要把故乡的山水装进画框的一份深情来。

        读苏旭的山水画,能看出他在画技上有创新,在画风上追求浪漫主义的表达。眼下,全国画山水的画家太多了,无庸讳言,有不少山水画作并无新意,不过是对前人作品的模仿罢了,不少作品画法一样,面目相似,把它们放在一起,很难区分彼此,也难以给观赏者以新的审美享受。苏旭对此清醒的认识。也因此,他在向画界前辈学习尤其在选择师法的名家时,不是盲目地见一个学一个,而是有意选择那些与自己志趣相投、追求相似的人来学。我国宋代的山水画成就很大,名家也多,但他独选李成、范宽两人的作品来学。近现代的山水画名家更灿若繁星,但他没有被名家的名气晃花眼睛,胡乱求师,而是着力研究学习黄宾虹和石涛的作品,尤其注意学习黄宾虹对线的处理,先逆再顺再逆,看他用来表现轮廓的点,怎样起到透视作用。在对前辈山水画家作品的研习过程中,苏旭开始形成自己的山水画法:散笔逆锋,一笔能见点线面和明暗灰。在山水画的类别选择上,他选择青绿山水和水墨山水作为自己的主攻对象。在绘画风格上,他不满足于客观地再现生活,而是追求浪漫主义的表达,强调要主观地表现生活,将苍茫的群山和漂动的云烟经过心灵过滤,变成呈现主观色彩的意象,营造出一种诗意的感觉,创造出一种诗意之美。

        读苏旭的山水画,能看出是在借描画山水表达自己对人与大自然关系的认识。山水画自隋唐时成为独立画科后,所以能在中国长盛不衰,为历代人所喜爱,除了它是对大自然之美的一种呈现之外,更重要的是,它乃中国人深沉情思的一种表露。细看苏旭的山水画《春晖》、《雨后伏牛山》、《伏牛山秋韵》、《雪积伏牛山》,你除了能感受到四季变换中伏牛山的自然之美外,还会在心中生出暇想,生活达样环境里的人该是多么惬意安逸呀!更会去思考,若没有这美好山水的滋润,人们怎么可能一代代地繁衍发展至今?进而,你会对大自然生出一种感恩之心。好的画作与好的文学作品一样,都会有一种画外之音、字外之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形而上的思情涵蕴。读苏旭的山水画,我们也会获得一种思想上的启发。

        苏旭正当壮年,也正是创作才思喷发的时期,我相信他会在今后创造出新的更辉煌的作品,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

        我期盼着。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070(s)   14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5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