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范氏紫砂风格后代如何传承发扬

         范家祖范大生(1874-1942),原名范承甫,字绳武,因其紫砂作品落款“大生”的《大生壶》名噪一时,影响巨大,故世人知范大生。
          范大生(承甫)出身陶艺世家,自年少时随父母学陶,后又得兄长范鼎甫指导。范大生勤奋好学,黎明即起,夜深而息,认真学习,刻苦钻研,使其制作技艺突飞猛进。艺成后,范鼎甫见范大生基本功扎实且聪明灵秀悟性强,就将其留在身边一起制壶,一起创作。其所创制作品端庄大方,素静简练,制作严密,深受人们喜爱。当时范大生拿手的《仿古壶》、《掇球壶》、《鱼化龙壶》等作品在市场上长销不衰,成为传世经典。
          作为范氏子孙,生长在紫砂世家,从事紫砂事业,是一种幸运和福分。范氏前辈们所开创的辉煌道路,筑起了吾辈向上攀登的阶梯。但大师的光芒,也使后人目眩,不知所措。因此,作为“范家壶庄”的继承人,如何传承发扬前辈的艺术风格,值得深思。
          脚踏实地,勤学苦练。祖父范大生的从业经历,留给我辈后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就是勤学苦练、刻苦钻研的作风。祖辈们能有今天的成就,并非是所谓的紫砂天才,无非就是凭借着勤奋和努力。当年祖父学艺时,每天闻鸡起舞,一直要练习做壶到深夜才入睡。即使后来成名了,也从未松懈对技术上的要求,而是要求自己更进一步,臻于完美。只有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艰辛才能有所收获,才能在人才辈出的紫砂艺术界获得一席之地。
          前人的成就再高,光环再大,那也只是过往。想要继承前人的光辉事业,必须从基础做起,一点一滴地锻炼,打下扎实的基本工。紫砂艺术,唯有靠勤学苦练,没有其他捷径可走。只有自己的功夫过硬,才能有更大的发展,才能更好地继承前人的事业。
          作为范家人,能够从小受陶艺的熏陶是一项优势。但更幸运的是,从小在父辈的言传身教下,明白做陶和做人是并行不悖相辅相成的,做壶即做人。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钻研技艺,脚踏实地总是本分,是该铭记于心并且一生恪守的。
          认真观察,善于思考。《大生壶》的奥妙,并非能够伴随血脉传到我辈心中。作为大生第三代传人,想要继承祖辈的艺术精华,归根结蒂只有一条途径:认真观察,善于思考。
          艺术起源于模仿。模仿大自然、模仿现实、模仿生活、模仿前辈的艺术。这是因为艺术源于生活。只有在生活中认真观察,并且思考,才能将生活的真实融于艺术的真实,才能在紫砂艺术中融入生活的精髓。当然,模仿并不是机械复制。而是要用艺术的眼光看待生活,用艺术的手法汲取大自然的精华,再通过精湛的手艺将它通过紫砂壶的形式表现出来。
          家祖大生创作的《合梅》,端度圆润,点缀恰到好处,浮雕一派生机梅花,当时轰动紫砂界。其《合桃》色泽光洁,壶身圆浑,适宜把玩,肌理丰富衬托累累果实,寓意深邃。其《四方隐角竹顶》从传统中大胆创新,隐角对比突出,精致细腻,于民国四年(1915年)由“利用公司”组织参加巴拿马国际赛际,在会上得到好评,拿到优等奖状。其《六方竹顶》线条流畅,壶体匀称,突破传统造型,结合光货方器、筋纹器和花货竹器装饰于一身,是件显示技艺和功力的作品。其《合棱》以六瓣筋纹器造型,呈上下三组如意菱花,壶底为莲花宝座,壶盖与壶身巧妙结合,浑成一体,曲线优美,交错重叠,过渡严谨,刚柔结合,饱满标致,如美玉亭立,茎纹深浅自如,盖可转换匹配。家祖的这些作品,以巧妙的构思,精心的布局,创新的造型,精湛的技艺得到壶界公认。这些种种成就,如果没有仔细观察生活,从自然中寻找灵感,就不会如此生动,如此经久不衰。
          作为范家壶艺的传承者,从小有更多的机会欣赏到祖父的真品,良好的家学渊源也使我在艺术道路上探寻的过程中少走了很多歪路。但是,祖父所创的风格并非是一把保护伞,而是把双刃剑,因为看多了祖父的壶,也从一开始就模仿祖父的壶学习做壶,在这个基础上想要超越祖父的技艺,形成自己的风格,就需要付出了比普通人更多的艰辛。
          学习和传扬大生壶艺,并非复制《大生壶》,而是要学习他的创造精神和观察自然的态度。用一颗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的心灵去看待世界、感受生活的美好,然后再用锲而不舍的精神去创作,这才是我们这一辈应该持有的态度。
          回归自然,勇于创新。传承和发扬前人的艺术,并不是把自己困在前人的成就里固步自封;做传统器形,也并非一味模仿、不知变通。前人的艺术,是一盏指路明灯,而不是最终目的地。我们应该是从前人的艺术里,得到启发,得到精神力量。而创新,才是艺术得以发展的不竭动力。真正的艺术,是通过不懈的努力展现自己的观点和灵魂。只有勇于探索,才能觅得骊珠;只有不断攀登,才能一览众山。
          作为“范家壶庄”的一员,作为范大生的后代,我们深刻地感受到,范氏紫砂艺术并非仅仅属于我们一家,而是属于全体紫砂人。《大生壶》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吸取了前人的诸多经验和成果,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艺术。作为大生后人,我们并不会把大生艺术据为己有,守着大生之名而不思进取。要将大生壶艺发扬光大,不仅是要靠我们范氏子孙,更要倚赖无数的紫砂人的共同努力,共同进步。

        Processed in 0.053(s)   7 queries

        memory 5.58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