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家大作」推选中国书画名家---​​​​吴建峰

        艺术简介

        吴建峰,1971年生,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现执教于福州外国语学校,福建师范大学兼职副教授。擅长中国画写意花卉、山水,尤工牡丹。作品多次入选全国书画大赛并获奖。

        2011年,中国电信发行吴建峰中国画电话卡一套四枚。

        2015 年6月,其《国花牡丹》精品国画展和《当代中国画家吴建峰国画精品选》全球首发式于耶鲁大学丝路美术馆隆重举行,得到观众广泛好评,海内外百余家媒体争先报道。

        2017年9月,应邀为省领导出访东南亚国家绘制画作《万紫千红总是春》。

        2019瀚成春拍,其作品《五彩莲花》长卷以12万成交。(雅昌记录)

        2019年光大银行"大爱光大,公益先行"吴建峰中国画专场拍卖,共拍得四十二万九千五百元,捐赠给农村贫困教师群体。

        吴建峰作品欣赏

        干干净净是境界

        ——读吴建峰的牡丹图

        文/郑岗

        牡丹花朵色泽艳丽硕大,浓郁芬芳。玉笑珠香,风流潇洒,富丽堂皇。牡丹名贵有“国色天香”之称,最能体现中华传统文化盛世之像。有人说,只有在国运兴盛、社会繁荣的时候,牡丹热潮才会兴起。

        以艺术的形式表现牡丹成为寓意美好富贵之象而颂之的重要形式,是中国画表现最多的一种吉祥花朵。因此,画牡丹的人最多。

        画牡丹,有高低之分,尽管对牡丹的审美是统一的皆是为了表达富贵吉祥,但表达出来的意境是不同的。有些人以大红大绿大紫描摹牡丹的吉祥,更有些艺术家把牡丹画的干干净净。

        看吴建峰的所绘牡丹,我首先想到了干净。

        将一种热烈雍容华贵画得干净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中国绘画有好多个标准——从意境、从笔墨、从境界……总之,千方百计要表达的就是中国传统人文之精髓。从观赏者的角度来看,我觉着“干净”应该是比较普遍的标准。

        以存世的唐、宋、元到明、清直至当代,好的绘画作品都是干干净净的。画面感觉干净、笔墨的应用干净,表达的意境更是干净。这与中国仕文化的标准与追求有重要的关系。

        追求雅、追求优美、追求纯稚……这都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审美。

        吴建峰所绘牡丹无论是写意,还是工笔,在其的创作过程中,他的用笔与手法总是轻盈灵活。有评论认为他落笔流畅,笔笔分明;设色不涩、不涂,其点染浓淡适宜,层次清晰,泾渭分明……我以为这就是吴剑锋审美明晰的所在。

        而在画面的处理中,吴建峰将水色交融的自然而然,格调明快,这就使得他在处理色与色的相接中,有了雅丽之趣,将牡丹的风韵明丽地留在纸墨中。

        所谓“万千滋味,只为令人过目不忘的感觉。”古人有诗“花时难久驻,赏花当及时,一旦花事了,千金买亦无”吴剑锋以笔墨道出了的惜花之情。这种惜花我以为就是他的追求在雅、在纯稚。

        ——干干净净画牡丹,就是以文雅表达意念,这是一种境界。在绘画的手法里工笔和小写意更加靠近文雅。大写意往往就不那么容易做到。

        吴建峰的牡丹,以清新雅致的笔墨,明丽润泽的敷色,恰当地写出了作者赏牡丹的感受,他画牡丹的益处就在于要留下牡丹的华姿。他把牡丹画的干干净净,脱离了大富大贵的那种热烈。将原本寄寓牡丹热烈之情的描绘静谧下来,像沏茶品茗那样,雅事一桩。在他的绘画里我能体悟到他的心境,能感受到他在事雅,以此完成一种境界。

        铺开纸、研好墨、调好色,平平静静的开始画。将祝愿与期盼,娓娓道来。绝不大开大合地鼓噪,让情绪慢慢得到一种升华。

        所以我觉得他画的牡丹有一种文雅的意义。这种干净的绘境其实就是寻求心灵的雅遇。

        ——干干净净画牡丹,平平和和事雅事。

        清晨,窗前有两种鸟儿在叫。一种是响声很大,叽叽喳喳的喜鹊。另外一种不知道它的名字,叫声委婉。我们需要喜鹊大声报喜,但我们也需要那种委婉地鸣叫伴随着我们,让我们心存安宁。

        明代抗倭名将俞大猷所咏牡丹:闲花眼底千千种,此种人间擅最奇。国色天香人咏尽,丹心独抱更谁知。俞大猷借牡丹来抒发自己不为世人所知的孤独和愤懑。此乃壮心不已。在人人都夸牡丹国色天香,美的不可方物,可是他的一片丹心、孤独自守,这就是一种心境的干净。

        ……

        所以说画牡丹,有不同的境界;或者在表达者的不同境界中,让我们感知人生的冷暖,感知自然本有的温情而近精神的畅怀,都是以抒怀为本。

        当然,壮怀叙物是绘画之本,境界高也更靠近技术的高。技术的美就是沉着,就是干干净净。就像庖丁解牛一样画家应该意识到花蕾,花瓣,花心的美妙所在。依轻重缓急之姿态用笔勾勒出来,奉献给欣赏者,省略那些嘈杂和拥挤让我们一下子来到牡丹花。最美最高的境界里。就好比爱室内可以挂大红大紫的牡丹,祈求幸福。也可以挂些文雅淡雅的牡丹,让我们求得心灵的安静,求得雅意。在吴剑锋的绘画里我们感受到了这种美好。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说,国色天香之牡丹,干净雅致之下更为妙。

        文章作者:

        郑岗,著名美术批评家、艺术理论家。

        多年来从事媒体制片人、图书编辑及文化艺术研究工作,对近当代作家、艺术家皆有深入的研究。

        先后做过巴金、汪曾祺、季羡林、程十发、吴冠中、乔羽、杨之光、靳尚谊、欧阳中石、谢飞、冯远、刘大为、王安忆、田黎明、唐勇力、崔健等二百余位作家、艺术家的电视专访及评论写作。

        著有《窥斑知豹》《油画语言》《我认识的100名画家》《十画家论》《大美墨韵》《新现实主义绘画研究》等专著,主编《学院美术30年-重点画家书系》《山东美术》《齐鲁艺术名家》等图书杂志。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058(s)   14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7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