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信使——郎粲

          (1/2)信使——郎粲

          (2/2)寤寐|影像 | 三屏影像 | 14:00 | 2019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信使——郎粲
          展览时间:2019/12/07~2020/01/06
          展览地点:[北京]-北京市朝阳区机场辅路草场地54号院, 100015-(指纹画廊)
          主办单位:指纹画廊
          参展艺术家:郎粲

        开幕时间: 2019年12月7日, 14:00, 星期六

        信使——郎粲简介

        屏幕对我来说有一个功能,它让一切被感知之物都消失在空间里,这种消失抹去了实体的存在,却绵延向了精神的此在,让现实重组。这种现实因自身的疯癫而登上一艘愚人船,被流放到最遥远的不毛之地,送交给脱离尘世的命运,最后幸运地成为了最自由、最开放的地方的囚徒。

        在这个透着某种陌生的虚拟世界里,现实的荷尔蒙混合着幻想的汗液,从荧光色的毛孔中呼之欲出。在那里,欲望可以是一个形容词,用来描述灵魂深处的分泌物—— 无处安置,令人不安,无法消磨,直至死亡。

        我尝试着把这种欲望,用音视频迅速转换的一个方式去打开一个想象的联觉通道,进入一个女性自我的内部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能看到多个女性各年龄段的复杂的心里状态,她们主观世界里的强烈的微小欲望默默地和现实世界做着一次次的妥协争斗,那种来自自身内部最原始的冲动被一个个现实判断压缩着。想要逃离一种惯例、一种义务、一种社会责任、一种社会焦虑以及一个被定义的社会。因为忍耐而造成的压抑可能是所有压抑中最残酷的。

        一但逃离既定的规章制度,就意味着你很有可能就会被视为异类,异于他人而进入一个被认为是无序或者疯癫的状态,面临走向被群体否定而视为愚蠢的危险。

        爱因斯坦曾对一个要他解释“相对论”的人说,你和一个年老色衰的老妇人谈话十分钟可能会觉得已经谈了一个小时,而你要是和一个年轻貌美少女谈话一个小时却会觉得才谈了十分钟,这就是“相对论”。这虽然是一个笑话,但是已经涉及到了暴露在感官世界中无处不在的父权意识。

        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比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听上去更有吸引力一些一样,大部分女性在现实面前是被驯化过的,一但想要逃离这种父权意识,就会面对被排挤,排挤到社会边缘或归入疯癫行列的现实。。。被驯化成为一个女性,或者说是从出生便按着生理构造被安排成为一个女性从而被安排一个社会角色而演绎好自身的社会属性的那一刹那,就禁锢了自身,禁锢了性别,禁锢了激情与谵妄,放弃了自己与自身想象之间关系的特性,遗忘最原始的疯狂。

        不过也许每个女性的心里都住着一个疯子,让某种乖张在体内不受压抑的生存滋长,在内心深处被无限流放,流放的到一个现实之外的荒蛮之地野蛮生长,疯癫可能是现实生活里最后、最纯粹、最完整的错觉形式的精神性出口。它将用一种奇异的魔法召唤出一个新的秩序,另一种未开化的混沌,默默等待着下一次的社会清洗和排斥的习俗卷土重来时再度掀起自由的狂潮。

        如果说疯癫在人世中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符号,那么内心的语言便是疯癫的首要的和最终的结构,是疯癫的构成形式 ——借以明确表达自身性质的所有演变都基于这种内在的话语。在天马行空的幻觉中精神错乱找到了一个通向其女性自身虚妄的自由的道路,它使想象颠覆判断,使幻想错位现实,使现实回归感性,是内心对教条的最后遗忘。

        ——郎粲


        艺术家简介

        郎粲,1985年生于广西,南宁,200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现生活、工作在北京。艺术家近期个展览包括:《信使》,指纹画廊,北京,中国(2019);《寤寐》,墨方画廊,北京,中国(2018);《慢》,惊奇的房间,北京,中国(2016)。群展览包括:《第13届哈瓦那双年展 “构建一切可能”》,古巴哈瓦那大剧院画廊,哈瓦那,古巴(2019);《第13届哈瓦那双年展中国单元展“面向未来”》,汉威国际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9);《香格纳影像室|特邀专场:郎粲、杨健+ 唐茂宏》,香格纳画廊,上海,中国(2018);《物质与制图》,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南京,中国(2018);《在场》,中国美术学院,杭州,中国(2018);《真实的人生》,马丁戈雅空间,杭州,中国(2018);《微物之神》,狮语画廊,上海,中国(2018);《生生生》,指纹画廊,北京,中国(2017)等。

        Processed in 0.177(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1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