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近代“四溥”书画艺术面面观

          (1/4) 溥佐《松溪骏戏图》

          (2/4)溥佺《茨坪新貌》

          (3/4)溥僴《松鹰》

          (4/4)溥伒《松涧幽居》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清末皇室溥氏家族里,擅长棋琴书画、诗文、音乐、戏曲的不在少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推“四溥”,即溥儒(心畬)、溥伒(雪斋)、溥僴(毅斋)、溥佺(松窗),后因溥儒移居我国台湾地区,遂增溥佐(庸斋),但仍称“四溥”。

        “四溥”均为爱新觉罗氏,属皇亲贵戚之列,本应享尽荣华富贵,但辛亥革命后,由于时代更迭,往日华贵俱付一江春水,唯有以诗酒书画遣兴,或对月吟哦,或临窗度曲,或操觚染翰,或弄缦抚琴,聊寄闲情,或为生存以画为生。1925年他们曾结社“松风画会”,为家族雅集,最初的发起人是溥伒、溥儒、溥僴、关松房和惠孝同等人,“四溥”为其中坚。溥伒任会长,商定一周一聚、一年一展。后又形成“松风九友”,目前有两种说法:其一,溥伒(号松风)、溥儒(号松巢)、溥僴(号松邻),溥佺(号雪溪)、溥佐(号松堪)、关稚云(号松房)、祁昆(号松厓)、关和镛(号松云)、惠均(号松溪);其二,无关和镛与惠均,另有叶昀(号松阴)、启功(号松壑)。但无论哪种说法,“四溥”都名列其中。

        “四溥”书画风格由于受到清宫院画影响,恪守传统,落墨精谨,设色幽雅,气象雍容,在民国时期,他们无疑是京津画坛的主流。“松风画会”因为是宗室发起,当时许多善于绘事的逊清遗老也参与其间,如螺洲陈宝琛、永丰罗振玉、武进袁励准、宗室宝熙等,不过后来这些人或因年事已高,或因故离开北京,多与“松风画会”没有什么联系了。

        “四溥”各人的艺术造诣不尽相同。关于溥儒,我们介绍得比较多了,不再赘言,这里着重介绍一下其他“四溥”。

        雅俗共赏的溥伒

        溥伒(1893—1966),号雪斋、南石、琴徒、松风主人,别署怡清堂、松风草堂。清惇亲王奕誴长孙,五岁时过继给道光皇帝第九子孚敬郡王奕譓为孙,正蓝旗,封固山贝子爵,并参与校理清宫所藏书画。溥伒幼年受到皇室良好的教育,饱读诗书经史,能文善赋,宣统二年(1910)任爱清门行走、备引大臣、前引大臣,成为御前行走的侍从官。清帝逊位,溥伒的仕途也就此结束,辛亥革命以后,不再涉入政界,改以书画为生,曾任辅仁大学美术系教授二十余年。1925年,发起成立“松风画会”后,真正的掌门人就是溥伒。他善操琴,20世纪40年代还与张伯驹、管平湖、查阜西等人发起组织了一个古琴研究会,并任会长。其绘画精于山水和鞍马,因为曾有很多机会观摩宫中藏画,故其山水常以古代名作为母本,承绪了前辈名家的某些特色,创作走的是宋元一路,用笔纯熟,无论山、树、瀑布、庙宇、人物,都能得古人之精要,在北京画界有一定影响。其鞍马远取韩幹、李公麟、赵子昂,近受郎世宁影响,但笔墨清新,有起讫顾盼之致,保留了中国画的传统作风,作品笔致细腻传神,格调苍浑秀逸,为北方京华地区画坛主流。他的法书有“二王”之风范、南宫之笔力、欧波之韵致。

        工细艳雅的溥僴

        溥僴(1901—1966),号毅斋,满族,北京人。溥僴7岁读私塾,23岁以后专攻书画,精心临摹宋元真迹,又常对花鸟虫鱼等写真,30岁已经成名,在琉璃厂荣宝斋、清秘阁等处挂笔单。曾于北平、上海等地多次举办个人画展,颇受好评。1952年入中国画研究会,1958年聘为北京中国画院画师,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溥僴绘画继承了宋代的写实传统,在写生基础上创作,同时,他善于引用西洋技法,特别是在渲染中融入西画的透视与用光,绘画精于花鸟,常将射猎所得制成标本,以备临摹,作品形象逼真、神态生动,用笔细劲谨严,风格工细艳雅、用色讲究、着色古艳,喜亲手研制调和,且不用宿墨。他的小写意花卉颇具文人风范,作品松活、清雅。

        笔墨苍劲的溥佺

        溥佺(1913—1991),字松窗,溥佺之六弟,笔名雪溪、尧仙、健斋,满族,生于北京。溥佺自幼酷爱书画,参加“松风画会”后,曾随溥雪斋先生学习画马,还从关松房先生处专攻山水。在这些名师的指点之下,加上自己的勤奋,溥佺画技日渐成熟。1936年参加周肇祥主持的中国画学研究会,同年,辅仁大学校长、著名历史学家陈垣在辅仁大学设立美术专修科,后改为美术系,陈垣力邀溥雪斋任导师兼主任。溥雪斋又聘溥松窗为辅仁大学美术系讲师,教授国画。那时他才23岁,可见松窗先生的绘画功底非同一般。后又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北京大学美术补习班教授。1953年加入北京中国画研究会,并任执行委员和秘书处主任。1956年同徐燕荪、王雪涛、董寿平、陶一清等人数次沿着红军长征的路线写生,与徐燕荪、王雪涛等名家合作创作《长征》手卷。1958年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同年入北京中国画院。

        溥佺擅长诗文、画马和花鸟,兰竹堪称一绝。创作讲究中西融合,受元代赵子昂和清代郎世宁的影响最大,尤注意素描和透视学。溥佺也有画大画本领,一生中有多幅丈二以上大作,这些作品气势宏大、笔墨苍劲。他的书法飘逸圆润,结体内含奇趣,与画风十分匹配,相得益彰。有人这样评价溥松窗:“他是一个全才型的画家,能诗,能书。山水清新,鞍马精到,兰竹更是堪称一绝。”

        精于画马的溥佐

        溥佐(1918—2001),号庸斋、松堪,北京人。溥佐是清王道光皇帝的曾孙、贝勒载瀛之子、宣统皇帝的堂弟,自幼在父爱新觉罗·载瀛及兄溥雪斋、溥敦斋、溥松窗的熏陶下,酷爱书画,并有幸欣赏和临摹皇宫内府历代藏品真迹,故而艺术修养渊深,6岁有“画马神童”之美称。1937年加入溥雪斋创办的“松风画会”;1944年与堂兄溥心畬合作在天津举办扇面展览,广受好评;1946年任北京大学出版部职员;1952年加入中国画研究会;1959年应聘任天津河北艺术师范学院国画讲师。由于溥佐长期在美术院校任教,学生无数,桃李满天下。

        溥佐从小酷爱画画,自幼得父兄真传,并有欣赏和临摹皇宫内府藏画的机会,艺术修养渊深。他擅画花鸟走兽,尤擅鞍马,兼作山水,其风格立足于工整精细的宋代绘画传统,并吸纳元明清以来优秀的花鸟画家之所长,其画风典雅富丽,成就卓著。新中国成立后,溥佐在天津与孙其峰、孙克纲、王学仲、王颂余、萧朗、赵松涛、穆仲芹并称为“天津书画八大家”。溥佐还喜好曲艺,常常邀请曲艺名人聚会,席间挂出自己的画作并分别编号,嘉宾即席表演之后还可以共同猜谜、游戏、掷骰子,分出名次就可以取下画作带回家。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057(s)   14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28(mb)